练习地点 :雪隆尊孔學校校友會會所 地址:82,Jalan Tallala off Jln Maharajalela, 50460 Kuala Lumpur. 聯絡:會所電話: 03-2142 6854 傳真:03-2145 8672 黃高弼 手提: 016 2623679 傳真:03-80754475 email:wongkb@gmail.com 網頁:http://wongkb.blogspot.com 练习时间 :星期一 晚上八时至十时, 宗 旨 :发扬健康文艺活动,提升歌艺。希望对音乐有兴趣的社会人士能一起来参与本团的各项音乐活动。

Wednesday, July 19, 2006

和团友们谈谈'宽容'

Posted by Picasa在合唱团里,搞好团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。关系融洽,心情就舒畅,这不但利于学习,也有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。倘若关系不和,甚至有点紧张,那就没滋没味了。 导致团友间关系不够融洽的原因,除了重大问题上的矛盾和直接的利害冲突外,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言行细节也是一个原因。 警惕自己的言行是必须的,但过度谨慎,说话如履薄冰,似乎又失去生活情趣,我想,平衡关键于'宽容'二字。

身为合唱团的领导责任重大,应常自我反省,思考如何使合唱团同心同声,团结一致。除了在团务上要做到公正无私,谦虚谨慎,在受到批评时,还要能维持不急不怨的大度;然而,团员间年龄不一,相貌迥异,性格不同,维持团员间心理吊称的高度平衡,谈何容易,尚有赖团员间互相包容体谅和宽容气度了。

在这个群体中,每个人都应该真诚对待他人,意见发生分歧时要及时沟通,不背后议论,应据理分析,求同存异,协商解决。尤其是在遴选演出人选时,'嫉贤妒能'的行为肯定是破坏凝聚力的根源;领导人更需具有虚怀若谷,任人唯贤,适才是用的胸怀。但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,无心的失误偏差在所难免,谨希望在期待中失望的团员,失落之余,除了设身处地体谅遴选单位的困境之外,也应学习肯定别人的成就和才华,这也需要有宽容之量。在'遴选'这个课题上,当然'谦让'也是也是宽厚的表现,但如果事后的懊悔,就要'减分'了。

也有团员缺乏归属感,时而出现,时而失踪。孟子说:"夫人必自侮,然后人侮之”。一个不尊重自己群体的成员,不知归属何处;肯定也不受别人尊重,更别谈知心至交了;没知心,无至交,合唱团就没有'家'的感觉了,像过客住的旅馆还差不多。宽容是双向性的,具有宽容的度量才能与群体融洽,才能产生归属感,才能长久,才能受人重视;只要肯放下身段,言语谦恭及态度和蔼,加些真诚,亲和力自然加强,所谓的'受人排挤隔离'的感觉自然就会消失。

再说,现在的合唱活动在KARAOK的冲击下,可谓惨淡经营,有新生加入或老团员归队,欢迎还来不及,何来'排挤'之说呢!如有人常有长期受排挤的感觉的话,除了自我反省之外,找个心理专家谈谈,也好过长期受此负面心理的折磨。

同样的,互相欣赏也是包容的表现,何以言哉?那么,就让我们重新认识自己,当别的同学表现出众,您的感觉是甚麽? 可能您会不屑一顾地说:"他太爱表现自我了!",或许,您会说:"追求荣誉是生活的动力,这是很自然的"。再说,歌唱是一种表演艺术,应正面看待'表现自我'行为;积极的的'表现自我'加上'实力的演绎能力',自然引人注目;我想,关键是在于观点角度问题;其实, 欣赏也是宽厚的表现,您说对吗?

《人生很短暂,对你喜欢的人、喜欢你的人,多多珍惜、多多关心、多多用心、多说好话, 相信在你生命中的旅程,你不会有遗憾。》-这不是我说的,是星云大师说的。

还有些团员不能卸下历史包袱,一直背负着,好辛苦;过去合唱团也有过退休的艺人团员,在某个音乐会不堪指导的声色俱厉的地训斥而拂袖而去(非针对个人),从此不再出现;这些人自尊特别脆弱,他们对指导的常用的语言是:“我唱歌的时候,他还未出世呢!”,他们不能放下身段,一直将自己处于较高位置,将自己置于'自我围墙'形势,孤芳自赏;对批评已深感委屈了,那堪'声色俱厉',最后,不能适应时代变迁而自我消失,也是预料之中。

也有做惯领导,一旦'下野',不能接受'受人领导'而不再出现。 如他常引用的徐志摩片断:“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然后:“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方向”,就这样切割得干干净净。 一个领导,一个演出机会,也会衍生情绪上的过度反应,问友情何物,竟然如此脆弱!

衡量一下,如能以一种平常心做一个普通团员,随意而安,何尝不是自我修养的提升!

拒绝受邀参与合唱团的原因也是琳琅满目,有的说:"月捐15令吉,负担不起。"; 有的说:"老团员还要付报名费啊!"(脱离团队太久了,还能算老团员吗!)有的说:"一次收三个月月捐,吃不消!";也有因某某人'样衰'(广东话),而拒绝加入。 还有其他原因,记忆所限,一时不能尽录。

合唱团是非盈利团体,而且每月收支都处于不付状态,个人资源上的慷慨,能够让合唱团顺畅运作,也算是一种自我经济约束上的宽容!

说到'样衰'的人,当他'透明'不就解决了吗?多看看'靓仔靓女',保持心境平和,专注学习,人生的精彩和可爱肯定无处不在。 要求自己接受一个'样衰'的人,也需要善良宽阔的心。

谈到维持良好师生关系,'互相宽容'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。当今合唱界的导师普遍年轻化了,老一辈的导师有的老成凋谢或引退,大多都处于半退休状态,加上本地海外音专林立,年青的音乐指导,人才辈出,对合唱效果要求更趋专业。

另一方面,除了一些学院合唱组合外,大多数合唱团都呈老化现象,虽然也存在一些异数,能道出名堂的恐怕只有刘国耀老师的夏日吟合唱团了,但在青春洋溢的和声之中,间插的几张脸孔还是掩盖不住岁月的留痕。

年龄本来不是问题,问题是双方在要求上的矛盾。由于学生音乐底蕴参差不齐,加上发音器官老化,记忆衰退,思维缓慢,往往力不从心,不能达到指导的要求;年青的可能年少气燥,老的可能自尊特强;这时,除了双方要懂得自控分寸外,也需懂得宽容,加上一些'自嘲幽默',诚意合作和相互尊重,严格追求优越的过程中又不忘注入一些温暖,矛盾自然消失于谈笑间了。 反之,双方不能理智处理,欠缺自律意识和宽容精神,其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。

说到底,宽容就是一种人文精神,是营造和谐的不可或缺的因素;领导与团员之间,双方必须勇于接受不同的意见,对意见不同者、应虚心相待;在另一端,团员也需以敢想、敢说、敢做的热诚以配合;做到了包容宽厚,如此才能形成了和谐文化,才能发挥宽容的力量。反之,就可能会出现另外一种结果;合唱团就会变得近乎粗俗,浮躁、充满仇恨,报复,嫉妒的群体;合唱团不和,又何来动人的和声呢?

'宽'和'纵'是只是一线之隔,我想,老师在学习上有所要求,而知学生之极限,学生又能极其所能满足老师要求,应是双方起码要做到的,如不能做到,还算是学习吗?如果能将如此艰辛学习过程营造于长期性的和谐和趣味盎然的环境,合唱团才具备成功追求优越的条件,您同意吗?

回顾一下,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,口说宽容,心底深处似乎也隐含一些抱怨,但不说出来,如骨哽喉,不吐不快;最近,朋友以邮件传来一个故事:话说老和尚携小和尚游方,遇一女子不敢过河。为难之际,老和尚主动背该女子过河,放下女子后,小和尚一路喋喋不休:师父怎么可以背女子过河?最后终于忍不住说:师父,你犯戒了?老和尚叹道:我早已放下,你却还放不下啊!

'宽容'难,'放下'也不易啊!

1 comment:

chuah huan bee said...

pemerhatian member macam"mesin scan", penerangan setiap ciri member macam "cermin ha-ha" [lucu sekali!], rumusan terhadap Choir macam "satu suntikan nampak darah" !
Inilah leader yg berkualiti!

Blog Archive

Contributors